AG真人 沃尔沃六年高增长,2020年能否继续?

 AG真人     |      2020-03-04 11:31

在这一系列的降本措施后,沃尔沃2019年第三季度的收入和利润才迎来了大幅增长,其第三季度营业利润增长90%,达34.9亿克朗(约合3.62亿美元),收入增长14%,达648亿克朗。

这与2019年10月沃尔沃发布 “2040环境计划”理念一致,沃尔沃的最终目标是20年内成为全球气候零负荷龙头企业。 

第一步,沃尔沃计划于2018到2025年降低旗下每辆汽车全生命周期中的平均碳排放至现在的60%,并规划于2020年将电动车型销量提升至其总销量的五分之一。

在美国,沃尔沃汽车销量也同比增长了10.1%,达到了108234辆,这是自2007年以来,其首次在美国突破10万辆销量。

“17年前经历了SARS之后中国车市不降反增,当时正处于汽车销量井喷的开端,如今则是从增量市场逐渐过渡到存量市场的竞争。”钦培吉分析指出,“突发疫情对于汽车产业短期内冲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退,产业发展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之后会逐渐回归原来的轨迹方向,相信在此期间产业政策不会因短暂的疫情有大的变化,但不排除在金融、人力及社会保障等方面针对武汉等受疫情冲击严重的汽车重镇有关怀式的调整。”

但不容置疑的是,此次合并将是吉利与沃尔沃真正的互利共赢,也将给全球汽车市场带来新的格局变化。

可以看出,无论从财务贡献上还是销量上,中国都称得上是沃尔沃的第一大汽车市场。

目前,全新的纯电版XC40车型已经接收了数千订单,今年下半年将公开销售,此外全新的XC90纯电版计划会在2021年正式推出。

2020年1月沃尔沃的销量数据显示,全球销量为45752辆,同比下跌9.7%,中国销量约1万辆,同比下滑了16.2%。

不过,吉利汽车以及沃尔沃均表示,此次重组的交易结构等细节尚未决定,最终方案也尚需得到小股东和吉利、沃尔沃董事会批准。吉利汽车仍在公告中强调,由于建议交易仅属于初步性质,因此可能不一定进行。

从2019年开始,欧洲将正式限制汽车产品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若平均排放量超过95g/km厂商就将收到高达数百万欧元的巨额罚单。

2010年,福特以18亿美元的价格将沃尔沃出售给了吉利汽车AG真人,这次买卖使得吉利在获得沃尔沃全部股权外AG真人,也拥有了其10963项专利和专用知识产权。但是AG真人,并购协议中有一项条款值得关注,条款规定了“吉利汽车不得直接使用沃尔沃汽车的技术”,这意味着沃尔沃的技术不能用于吉利品牌汽车的制造,只能用于沃尔沃品牌汽车的生产。

查阅沃尔沃2019年全年销量数据可以了解到,其汽车全球销量约为70.55万辆,同比增长9.8%,这是沃尔沃汽车成立93年以来,年度销量首次突破70万辆大关。其中中国市场销量占沃尔沃汽车全球销量的22%,沃尔沃汽车在华总销量约为16.14万辆,同比增长18.2%,中国大陆市场全年销量则约为15.46万辆。

但在其本土市场瑞典,沃尔沃的年度销量出现了4.2%的跌幅(共64,290辆),营业收入也从2018年的280.34亿瑞典克朗下滑至260.92亿瑞典克朗。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合并,进一步强化集团内的合作与协同作用,挖掘更大的增长潜力。

此外,沃尔沃针对进一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还有更宏远的计划,未来五年沃尔沃将推出五款纯电动车型,XC40只是第一步,沃尔沃的目标是5年后实现纯电动车型可以占到全部车型50%,碳排放总量减少40%,以及在生产和运营中减少2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沃尔沃强大的自信则源于,其2019年连续六次创下销售记录——其插电式混合动力车销量快速上升。

2019上半年,虽然沃尔沃营收创纪录地达到1301亿瑞典克朗,但营业利润从去年同期的78亿克朗降至55亿克朗。在沃尔沃的一份声明中曾指出,“公司预计市场状况将继续对利润率构成压力,但与去年同期相比,预计销量增长和成本削减措施的结合将使公司今年下半年的利润有所加强。”

二氧化碳排放仅为41g/km的新款XC40PHEV,加上今年将推出的XC40纯电版和其他所有可搭载插电式混动系统的车型,95g/km的排放目标对于沃尔沃来说易如反掌。

进入2017年,吉利又与沃尔沃汽车成立了两家合资公司,分别是;一吉利-沃尔沃技术合资公司,双方股份各占一半,共同运营,相互传授共享各自的前沿技术(包括零部件联合采购和新一代新能源平台技术研发);二领克汽车,公司由吉利汽车、沃尔沃汽车、吉利集团按5:3:2的股权结构共同成立。

对此,吉利是通过合作来吸纳沃尔沃的造车技术,至今的十年间,双方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合作进程。

沃尔沃的在华优秀的销量成绩,自然离不开其以中国为核心的亚太市场持续发力的战略。

在2019年已经开始评估人力以及其他成本,并采取了新的成本措施从2019下半年开始,将持续到2020年上半年。沃尔沃将通过进一步裁员等措施进行削减成本。据了解,沃尔沃目前雇佣的四万名员工,已经裁掉了约五百个顾问职位以及几百个从事服务岗位的员工。

针对发动机业务,吉利和沃尔沃打算先建立全球领先的动力总成业务单元,研发、生产领先的动力总成及混合动力系统,以推动沃尔沃汽车全面电动化进程。当核心系统发动机整合后,新的合作集团必然将顺势而出。

2020年2月10日,沃尔沃公告称,正筹划与吉利汽车进行业务重组。重组后的资产将纳入吉利汽车香港上市公司。同时,若协议达成,重组后的新集团将保留吉利、沃尔沃、领克及极星每个品牌的独特性,并将通过香港上市公司对接国际资本市场,下一步在斯德哥尔摩上市。

时间来到2012年,吉利与沃尔沃先在3月签署了技术转让协议,标志着沃尔沃将开始逐步向吉利转让其技术。同年12月,吉利汽车与沃尔沃再次签约三份技术转让协议,包括其核心的GMC升级平台,车内空气质量控制全系统和GX7安全革新技术。

2010年11月,吉利和沃尔沃共同设立了“沃尔沃-吉利对话与合作委员会”,在此基础上逐步开展了汽车制造、零部件采购、新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等多维度的信息沟通,迈出了技术共享的第一步。

更重要的是2020国内被一场较为严峻的疫情突然袭击,影响了产业经济,而持续蔓延的疫情或将导致沃尔沃2月在华销量进一步下滑,进而给沃尔沃全球销量带来新的波澜。

现阶段全球车市环境不容乐观,包括沃尔沃在内的大多数车企都在承受巨大的压力。

与其他汽车公司一样,沃尔沃也一直在努力推行产品的电气化转型。去年沃尔沃共售出45,933辆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其中V60和S60的销量最高,较2018年增长了22.9%。

沃尔沃董事长李书福公开表示,2020年公司的目标年销售是80万辆,将主要依靠中国市场的销量增长。

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沃尔沃汽车营收同比微增1.8%至672亿瑞典克朗,但该公司营业利润还是难以避免的大幅下跌,同比下跌38.1%至26亿瑞典克朗,跌幅甚至远超第一季度。

由于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的突发,沃尔沃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将受到影响,进入低迷。不过沃尔沃对未来销量仍持积极态度。按照沃尔沃的预测,2020年其销量和营业利润都将持续走高。

沃尔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汉肯·塞缪尔森(Hakan Samuelsson)指出:“2019年又是增长的一年,我们取得了出色的财务业绩,并继续进行公司的转型。我很高兴看到我们的成本控制措施取得了效果,特别是在下半年。

在德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巴西、捷克、匈牙利、韩国、波兰和葡萄牙等地区沃尔沃也创下了历史记录新高。2019年全年,沃尔沃汽车共售出汽车705452辆,较上年同期增长9.8%。

吉利博瑞就是吉利将沃尔沃技术纯熟运用的例子之一。吉利博瑞基于GMC平台延伸的KC平台生产,其多项安全配置都是基于沃尔沃的技术,外观由沃尔沃前副总裁彼得·霍布里主持设计,底盘调校则由沃尔沃供应商Lean Nova进行优化。

据悉,2019年3月,沃尔沃亚太区总部在上海嘉定正式落成启用,其成立目的在于快速推动沃尔沃汽车在亚太地区建立设计、研发、生产、采购、市场、销售、信息技术等体系能力,加速体系发展。2019年11月,沃尔沃汽车亚太区研发中心电池实验室正式揭幕,进一步推动沃尔沃电气化战略在亚太地区的落地实施。

但实际上,由于中国汽车市场近年来的低迷,以及2020年疫情的突然袭击,沃尔沃未来的命运还不得而知。

沃尔沃表示,其在全球主要市场包括欧洲、中国和美国的销量增速超过了行业整体增速。

沃尔沃曾于2019年7月18日宣布将公司固定成本削减20亿瑞典克朗(合2.14亿美元)。

2019年吉利汽车以超136万辆的总销量,位列国内车企销量前三,在汽车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这一成绩除了吉利汽车自身的品牌美誉度的积累,来自沃尔沃技术的加持也是重要的原因。其中,博瑞和后来的博越则是拉升销量的两款重要车型。

2019年10月,吉利和沃尔沃宣布将认真考虑合并旗下发动机业务的可能,这也意味着双方的业务整合即将开始。

毋庸置疑,这场疫情将在短期内给中国车市带来巨大的影响,2019年沃尔沃中国销量表现虽然出色,整合重组提升本地化优势,但众所周知在中国市场败退的豪车品牌太多,前车之鉴的就有英菲尼迪、DS等等,沃尔沃想若在疫情结束后,重回高速风口并非易事。

吉利与沃尔沃的十年中国市场与电气化转型疫情之下潜在威胁

沃尔沃的2020年目标是,其纯电与插电式车型占到年总销量的20%以上,且电池容量达到去年的3倍。

引人注意的是其利润情况,报告中显示,沃尔沃2019年全年营业利润增至143亿瑞典克朗,较2018年的142亿瑞典克朗微增0.8%;营业利润率为5.2%,低于2018年的5.6%。现金流比2018年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16亿瑞典克朗,且连续第六年创下销量记录。

编者按: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师天浩,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钦培吉表示,等待疫情过去之后,无论汽车市场还是整体经济应该还是会按照其原有的趋势发展。

2020年2月6日,沃尔沃汽车发布了2019年的财务业绩报告。数据显示,沃尔沃2019年的营业收入增长8.5%,至2741亿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0.7251人民币),而2018年的收入为2527亿瑞典克朗。

十年前,吉利收购沃尔沃被称为“蛇吞象”,是中国汽车产业全球化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近日,沃尔沃再次通知,将与吉利汽车进行业务重组,重组后的资产纳入吉利汽车香港上市公司,双方将新能源汽车作为重要方向进行合作。

此外,中国地区作为沃尔沃第二大单一市场,市场销量的下滑也给沃尔沃汽车全球销量带来了较大影响。受国内新年、中国春节假期的影响,沃尔沃今年1月在华未能达到销量预期,单月累计销量仅10,015辆,同比下滑达16.2%,也是所有地区中销量下滑幅度最大的。

当其他汽车制造商还在为这项严格目标搓手顿足时,沃尔沃早已有把握将其汽车产品的平均排放低于95g/km,甚至豪言,“沃尔沃在2020年不会收到任何与二氧化碳相关的罚款。”

但即便面对众多无法控制的因素,沃尔沃坚持相信2020年其全球销量将得到进一步增长。2020年1月旗下SUV车型依旧是其最畅销的市场领域,包括沃尔沃XC60、 XC40和沃尔沃XC90,累计销量达31,057辆,占总销量的67.9%沃尔沃汽车大中华区销售公司总裁钦培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短期看,此次疫情对于汽车市场带来冲击在所难免。但疫情的冲击必然是短暂的,无论汽车市场还是整体经济应该仍会按照其原有的趋势发展,未来还是乐观的。

欧洲市场销量一向在沃尔沃汽车总销量中占比近一半左右,从数据上看,2020年1月沃尔沃欧洲市场销量为22810辆,确实占品牌总销量的近一半。也正是由于欧洲市场销量不振,很大程度影响了1月沃尔沃汽车销量的下滑。

2020年2月6日,沃尔沃汽车公布2019年财报,连续六年创纪录增长,并首次在2019年突破70万销量大关。2019年营业收入达到2741亿瑞典克朗(折合人民币约1981亿),同比增长8.5%;营业利润为143亿瑞典克朗(折合人民币约103亿),同比增长0.8%。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目前沃尔沃的销售门店大量关闭,客流量急速锐减,部门车企被迫转入线上销售。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表示,疫情对车市销量的影响将在1、2月内尤为明显。

此外,沃尔沃还在同步加强在中国市场的经销商网络、售后服务和大客户业务等方面的建设。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沃尔沃汽车在中国市场共有销售展厅261家,遍布全国148个城市,实现了一、二线城市的全面覆盖。

2013年2月,吉利与沃尔沃的中欧汽车技术研发中心(CEVT)于瑞典哥德堡成立了,该中心隶属于吉利集团,和沃尔沃汽车、吉利汽车并列,拥有CMA模块化平台等诸多成果(知识产权归吉利集团),双方合作更进一步。

从数据上来看,2019年沃尔沃的销售成绩确实十分喜人。

其在中国(含大陆、香港、台湾地区)总销量达到161436辆,在中国大陆的销量达154559辆,较2018年增长18.7%,是沃尔沃至今单一市场销量的最高记录。

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自2020年1月起瑞典当地实行的新税收制度,也是导致沃尔沃在瑞典的月度销量下滑31.9%的直接原因,瑞典地区的低迷进而影响了沃尔沃汽车在欧洲的整体销量下滑12.9%。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据农业农村部3月9日消息,为继续做好国内蝗虫防治,努力夺取小康之年粮食和农业丰收,农业农村部、海关总署、国家林草局制定并印发了《沙漠蝗及国内蝗虫监测防控预案》。

  汽车供应链面临中断威胁 预计国内前三月减产170万辆